熾水靈鳳

[Les mis] #BarricadeDay #Enjolras #Combeferre
被神秘的lof弄到沒壓線的街壘日跟一下,忙到差點以為是週三。




(P2是還沒被我手殘的背景攻擊的稿...)

公白飛站在安灼拉旁邊注視著這個青年。
“多可惜!”公白飛說,“殺戮是何等醜惡的行為!算了,沒有帝王就不會再有戰爭。安灼拉,你瞄準這個中士,你都不看他一眼。你想像一下,他是一個可愛的青年,勇敢有為,看得出他會動腦筋,這些炮兵營的人都有學問。他有父親,母親,有一個家,可能還在談戀愛呢,他至多不過二十五歲,可以做你的兄弟!” 
“他就是。”安灼拉說。 
“是呀,”公白飛回答說,“他也是我的兄弟,算了,不要打死他吧。” 
“不要管我。該做的還是要做。” 
一滴眼淚慢慢流到安灼拉那雲石般的面頰上。
--
我總覺得飛兒肯定看到了那滴淚。
相知相同又相異,這是為甚麼他們是領袖和嚮導,這是為甚麼他們併肩站在了那。
...我們與你共命運。


评论

热度(2)